在挫折當下,為自己作些什麼?

2022-04-21

最近新學當代舞,遇到一些躺地腳懸空後翻身動作,嘗試後,內在浮現許多複雜的感受。
先去旁邊喝個水,稍稍安頓自己,也 #感覺一下自己怎麼了

驚恐,害怕要受傷了!

挫折,怎麼別人都辦的到,但我不行。

格格不入,停頓的我和教室中的氛圍格格不入。

一、陪伴這些感受

我在澄心聚焦的學習是,對於內在出現的東西,不作任何評價,就只是單純的感受與陪伴著。

如同Rumi的客棧(The Guest House),感受會來,也會走,來的時候,將它們視為客人,好好招待。

持續跳著,也持續感受與陪伴著。

二、為自己的感受作些什麼

但,我不想僅止於此。我想多照顧一下這些到來的感受,於是試著想想,我能為這些感受做些什麼?腦中快速跑過幾種可能處理或因應的方式。

三、適當尋求協助

最後我選擇向老師溝通表達我的狀況,而老師人也蠻好的,提議幫我改成普通版本,我依舊可以跟著跳,但不用作後翻。

四、持續感覺內在與身體的感受

我的內在表示這個選項會比放棄再感覺舒服一點,於是我繼續練習,老師帶著我作了幾次普通版,後來幾個同學也加入普通版。(原來覺得難的不只是我...怎都沒人反應)

我在我能力範圍內,好好練習、運動。而內在感受也被妥適的照顧,

至此全劇終(happy ending)

---

為自己的內在感受作些什麼

這是我這些年持續練習的部分。幾年前的我,可能會責怪自己辦不到,會試圖要自己不要感覺擔心、挫折。(否定自己的感覺)

此時,就會同時經驗外在環境的挫折,以及內心的聲音爭鬥。而因為內在太忙於鬥爭、批評,也會讓人認定這是自己的問題,既然判定是自己的問題,就不會想到向外求助。

忘了從哪一刻開始,我決定,自己的感覺自己照顧,自己的內在小孩自己保護!

比起找自己麻煩,不如改問自己想要什麼。

自我批評是怎麼形成的?

小時候,當我們難過挫折時,未必有機會得到很好的安撫。

我們更常聽到的是:

「沒什麼好難過的啦。」

「你怎麼這麼弱阿,這些小事也會挫折。」

我們逐漸長大,並習慣這樣的"照顧方式"後,也會在脆弱時反射性告訴自己:

「這沒什麼,你 "不應該感覺" 挫折、不應該難過,會難過都是因為你太脆弱。」

習慣了對自己的傷口撒鹽,鹽雖然能消毒,但一定會痛。撒鹽是種選擇,不撒也是。

比起說童年決定人生一切,我更願意相信我們是有選擇的,我們可以慢慢練習停止撒鹽,嘗試其他照顧傷口的方式。

習慣的改變需要時間,以及不斷意識到自己的狀態,勇敢嘗試不一樣的方式,並持續回到身體,感覺新方式帶來的身心反饋。

我也還在這條路上持續的練習著,也歡迎你一起加入。願你我都能妥善的照顧內在,它是我們親愛的家人,而非要消滅的敵人

不小心寫得有點長,如果有朋友有興趣我再分享其他部分=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