創傷經驗能否被修復?

2022-04-03

最近和一位心理師好朋友在討論這議題。  

Q創傷經驗可否被修復?

他認為有些過往創傷激起的感覺是一輩子的,我們必須帶著走,練習與之共處,能使這些感覺不那麼恐怖。我則從腦神經科學,提出其他觀點。 

諮商的很多背後運作都會回到腦科學,創傷反應是來自杏仁核對於某些深刻經驗的印記,在日後遇到類似情境(喚起物)時,會激發強烈情緒甚至是反應。

例如在幼時長年經驗父親大聲責罵的經驗,成年後在他人大聲激動溝通(喚起物)的當下,瞬間褪形為當年無助的小女孩,只能僵住而無法應對。

但面對創傷經驗,除了練習共處外,應該可以有些更積極一點的作為。創傷是杏仁核的記憶,也可以透過杏仁核的覆寫,強化前額葉,鬆動與修復創傷經驗。

我認為杏仁核的印記是有機會被複寫的

我曾經歷一段感情,對象最初對我很好,我們有過很美好的時光,但逐漸對方覺得我太忙,深感不平衡,用各種方式希望我意識到他的付出,而能付出更多更多,他的付出,變成我的壓力。

最後感情生變時,對方一次次強烈的怨恨與責怪。在那些大聲斥責的情境下,那些話語在驚恐中默默留下印記。

我照常過生活,直到再次被喚起。我的下一段感情,當我的現任對象對我很好時,我都會莫名萌生一股莫名的緊張與害怕,請他不要對我這麼好,我深信他將來也會怨我、怪我。

這些感覺與反應,來的非常快與本能,它們是感覺,不經大腦卻又如此真實。即便我的對象再三跟我保證,我心中也是半信半疑。

而後就是彼此都挫折的一段過程,他善待,我壓力;他保證,我不相信。

察覺往往是改變的契機

直到我真正察覺這個狀況,一切才出現轉機。我的杏仁核依舊會被情境激發,但我開始在每一刻多停頓一下,好奇一下自己的感覺與想法。

我開始拒絕被杏仁核綁架,然後等待我的前額葉(理性)作用,問自己:

「我的此刻感覺、我的判斷是真實的嗎?」

「他真的會怨我?真的不可信嗎?」

「真的嗎?」

內在會給我們真實的答案,只要我們傾聽內心那細微之聲

面對事件時,內在會有很多聲音冒出了,通常我們只聽到最大的聲音。
當時最大的聲音是:「好可怕,有天他會恨我怨我。」(浮現被前任責罵的樣子)
但還有一個小小的聲音說:「他們是不同的。」

而在杏仁核沒被激起時,這個小小的聲音,又大了一點。同時在每日相處中,信任慢慢增加,理性(前額葉)也給出它的答案。

OK,到此我的情緒腦與理性腦各自都表達了,達成小小共識,我可以開始行動了

我開始想要調整那「不要讓伴侶對我太好,因為有天他會反過來怨我給的不夠」的信念。

強化前額葉

我開始讓自己在每次情緒被激發的狀態下停頓並提醒自己「他與我的前對象是兩個不同的個體」,他們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人,我不該在現任對象上,讓前任的影子存在。這對他不公平,也不尊重。

練習覆寫杏仁核

在每次杏仁核被激發狀態,利用潛意識trance的狀態,在他的擁抱下,透過五感,溫柔的穩定自己,用各種感受重新覆寫那個信念。一次又一次的練習與體驗著。

(這個操作可能會有點難度,需要一些潛意識工作,以及伴侶的協助。建議諮商到某個程度後邀請伴侶幫忙)

如今...

溫暖與安全的感覺逐漸增強,他們是不同的兩個人的想法越來越常出現,而這個「不要對我太好,你會怨我」的信念,慢慢淡化退出。

如今要不是因為和朋友討論,它還真的很久沒出現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