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常用的方式

2021-01-28

由於個別諮商非常客製化,即便面對相同議題,但因為來談者的不同,工作方式也會不同。為了方便了解,我整理一些我常用的方式,給你參考。

一、以圖畫呈現來談者所談:

我習慣在談話過程中邊做紀錄,因為我生長的背景環境,跟過往法律的訓練,所以我的認知、邏輯能力偏強,會協助收攏所談的內容。而在注意到來談者反覆出現的模式或卡主的點時,習慣以畫圖的方式,將個案者的談話內容整理,呈現並且回應給來談者。

二、具象化呈現

我持續接受完形與心理劇的訓練學習,會在談話過程中,適度運用空椅、布、抱枕等媒材。有時是把來談者內在的聲音具象化,用不同媒材呈現在諮商室。所以有機會可以用另個角度看看自己,並且做不同聲音的對話與整合。

三、體驗式疏通過往傷痛或情緒能量

此外,對於過往創傷,難忘的經驗,例如性議題、霸凌、親人離世,會在適合的時機,以體驗的方式,進行澄心聚焦、冥想或催眠,去重新經驗或修復,也讓鬱積的情緒能量得以釋放或流通。而介入的時機點,就是種藝術了。

我會更適合這樣的來談者...

若你準備好敞開自己談談,真實甚至是直接的表達,包含對於諮商過程工作的方式、期待,我們的工作會更順暢。

諮商有點像偵探,你感覺到一種說不上來『卡住』的感覺,所以來談。而我們會一起合作,抽絲剝繭,疏通它。我會依我的專業與經驗,從你提供的資訊中,看到可能卡住的地方,可以一起工作的點。然後去探索、理解,提供可以嘗試的方法,但我也會需要你的回饋,好確定方向與調整的方式是否適合,以讓你我的合作更順利。

我風格與價值觀更傾向...

在經驗生命的苦痛後,允許自己哀悼、遺憾,但同時我更多的會把心思放在,怎樣可以讓自己過得好些。

於我,理解過往,不是歸罪過往,而是在了解後有機會修正。整理好自己後,能有更多的選擇,並走向更幸福的人生。